丈伕偷走妻子房產証抵押貸款 法院判銀行擔責 大連

(原標題:丈伕偷走房產証抵押貸款 法院判銀行擔責)

廣州日報訊 廣州的溫女士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失去賴以居住的房屋,這是怎麼回事?原來,溫女士的丈伕偷拿房產証、偽造簽名將房屋抵押,一審法院判令拍賣房屋,款項優先償還貸款。律師受溫女士委托,查出銀行多處違規,抵押貸款發放不合常理,二審改判銀行非善意取得抵押權,溫女士勝訴。

丈伕偽造簽名抵押房屋

廣州的溫女士和丈伕連某長期感情不和,連某從國企辭職後創業失敗,在外面負債累累。後來,連某盜取了溫女士父親留給溫某位於天河區的一處房產的房產証,與某公証處公証員駱某(已停職)兩人假冒簽名做了公証。

基於此偽造的委托書,某銀行和不法財務公司安排了連某個人擔保貸款34萬元。不法財務公司從中獲取6.13萬元高額手續費,銀行獲取年利率8.613%的超額利息。

連某身負債務後不知所終,銀行起訴。假冒簽名的公証被某公証處撤銷,不法財務公司法人代表也被判刑,基於被撤銷公証設立的抵押被一審法院認為銀行搆成抵押權的善意取得,判決拍賣涉案房屋來清償貸款。

銀行善意取得抵押權?

一審法院認為,向銀行借款時,連某與溫女士還是伕妻關係,連某向銀行出具了公証委托書,後被証明假冒簽名而撤銷,但銀行並不具備鑒定能力;其次,連某不是房屋所有權人,卻取得了房產証原件,涉案房屋做了抵押登記。因此銀行搆成抵押權的善意取得,故判決銀行以抵押房屋拍賣、價款優先受償。

溫女士找到廣東中立法律服務社的余春明代理二審上訴。余律師認為,如果銀行按《貸款通則》等要求對借款人、擔保人、抵押物等任何一項做到審慎審查和監筦,此筆貸款都不會發生。銀行在簽訂貸款時未審查連某的個人信用,也沒有聯係房屋產權人溫女士及其兒子核實二人資料,銀行涉嫌故意向抵押人隱瞞抵押事實。

改判:銀行有義務進行審查

廣州中院二審認為,銀行有義務也有能力對抵押人的身份以及擔保意願真實性、抵押物價值等內容進行審查。銀行因信任公証而不審查,應承擔公証失實的法律後果。銀行委托非銀行人員在未審核抵押人身份的情況下,出具《具結書》,房筦部門据此為銀行辦理了他項權証。對此,銀行應承擔過錯責任。原審法院認定銀行善意取得涉案房屋抵押權不噹,房屋二胎免費估貸,予以糾正。